ARCHIVO del patrimonio inmaterial de NAVARRA

  • Año de Publicación:
    2018
  • Autores:
  • -   千里 马
  • Revista:
    《文化遗产》Cultural Heritage
  • Volumen:
  • Número:
  • Páginas:
China (CN); Community Participation (THE_204); Inventorying (ICH_1342);
与《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》的大多数缔约国相比,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制度在列 入名录的标准方面侧重于强调传统文化实践在历史、审美、技术和科学等方面的价值,以及对于促进中华民 族 “大认同”的意义; 而大多数缔约国的列入标准更多地体现出《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》对于非遗的定 义,以及申报教科文组织两类非遗名录需满足的标准的导向,突出的是以社区为中心,尊重社区各项权利的伦理维度。从更好地履行 《公约》义务和推动国内创新社会治理的角度出发,当下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制度的改进可以参照 《公约》的宗旨和精神来讨论与修改列入名录的标准,在评审时充分吸取社区代表和民 间社团组织的意见,并在政府主导的名录制度之外探索多样化,即多种发起方的非遗普查和非遗名录制定机制。